翟欣欣 - 世紀佳緣騙婚斂財逼死前夫細節大曝光 (1 / 28)

人氣網紅   標籤: 美女網紅 更新時間:2017-09-14 09:30   瀏覽量:65

內地網絡電話應用程式 WePhone 創辦人蘇享茂,在網上寫下遺書,聲稱遭透過婚介網認識、婚姻41天便閃離的前妻翟欣欣逼死,隨後於2017年9月7日凌晨從高處墮下身亡。事件引起內地社會廣泛關注,有傳媒揭發二人參加的婚介網「世紀佳緣」,涉及上千宗不同騙案的訟訴;有輿論甚至質疑,原本造就男女姻緣的婚介網是否已淪為騙子搵食的平台。

兩人交往時,男方已向女方買樓買車,而後翟欣欣指蘇享茂有漏稅行為,而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,以此要脅蘇享茂作出協議離婚賠償,否則就要令其產品下架、後悔莫及。9月6日,蘇享茂在Google+留下一份網帖,稱WePhone以後將停止運營,而他聲言被樣子亮麗的前妻逼死了。據蘇享茂遺書內容透露,自己在世紀佳緣認識前妻翟欣欣,但慘遭騙婚。前妻在其臨死前勒索1,000萬元(人民幣‧下同)和海南三亞房產作為賠償,又聲言向政府舉報其創業項目「違法」作為要脅及安排流氓律師威脅他。蘇享茂自稱已無力承擔感情和事業的雙重打擊,最終選擇自殺不歸路。

據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事後在微博留言,透露弟弟與女方今年3月30日透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,6月7日即領證結婚,惟7月18日卻離奇辦理離婚手續。另外,蘇享茂親友前日發出聲明,指翟欣欣之前至少結過兩次婚(未必領證),每次婚姻維持時間不超過三個月。據翟欣欣所提供的資料,有關工作單位證實沒有此人。加上蘇享茂與其交往期間,曾有一男性透過電話威脅蘇享茂,令外界質疑事件有無涉及騙婚。目前,蘇享茂家人的發言人表示,他們已尋求律師介入事件。

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許浩表示,女方是否構成敲詐勒索罪尚存爭議,其中一種意見認為在離婚期間提出財產分配,即使有脅迫對方的行為,雙方只存在民事法律關係,不構成刑事犯罪;但亦有認為,只要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或要挾他人,就可構成敲詐勒索罪。騙婚更多的是刑法意義上的詐騙,大多是以結婚為誘餌,騙取大額財物,隱瞞個人資料或提供虛假資料,作出一種詐騙行為。如果屬於正常離婚的話,男方無明顯過錯,結婚後夫妻關係存續期間的財產才是夫妻共同財產。如果這部份財產一人一半,女方可能拿不到這麼多。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律師鄧學平表示,除非女方有很多類似前科或者女方自己承認是騙婚,否則很難證實,騙婚問題有待警方調查。

悲劇發生後,翟欣欣一直未現身表態,致使事件撲朔迷離,她被網民起起,擁有漂亮外貌的她被指住在北京東五環一市值過千萬元的別墅內。有內媒記者曾上門,惟別墅內卻無人應門。別墅鄰居指出,別墅內平時是一名老太太居住,有時其女兒會過來。

除了被傳住在天價別墅外,翟欣欣的背境卻一直披上神秘面紗,不過蘇享茂遺書曾透露,翟欣欣與自己結婚前,才告知之前有一段過極其短暫婚姻。有鄰居表示,大概五、六年前,曾有一個自稱是老太太女婿的男子和其談論過修剪草坪的事。蘇享茂的遺書中,透露翟欣欣曾隱藏過一段婚姻,而離婚調解書顯示,翟欣欣在2011年1月結婚,不過3個月後便離婚,距今已有6年。

另外,亦網上後來傳翟欣欣舅父是大學教授,後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確認該校教師劉克儉為翟欣欣的舅舅。不過劉克儉發出聲明,指承認自己與翟欣欣的親戚關係,但大家卻少往來,更未見過蘇享茂,而且自己亦未有在大學擔任執法工作,否認牽涉事件中。有內地記者曾記者嚐試聯繫採訪劉克儉,惟卻未獲回應。

有內地記者在翟欣欣山東泰安的老家見到其父親。對於女兒被指曾有其他婚姻關係,翟父回應自己知道的,女兒只有這次與蘇享茂的婚姻。翟父目前仍在山東科技大學教書,他稱自己看到了網上流傳的消息,但不便發表評論,一切以相關部門的調查結果為準。

涉事的世紀佳緣聲稱擁有1.7億會員,是國內最大婚戀交友平台。然而在國內法律檢索平台「無訟」上搜索「世紀佳緣」,涉及法院判決1,329宗,其中刑事559宗,民事872宗,涉及有期徒刑的案件446宗。原本促成陌生人相識的平台,卻成為不法分子找尋目標的地方,有人質疑平台有無對會員盡審核義務。

過去,在世紀佳緣的騙案屢見不鮮,例如有案底的男子在世紀佳緣網上,聲稱是警察,騙取三名被害人財色;亦有人在平台上冒充幹部,對多名會員騙財騙色;亦有案件指出,有男子新婚半個月便在世紀佳緣登記成為會員,聲稱任職公司管理層而向多人進行詐騙。

對於蘇享茂的悲劇,無數網民紛紛投婚介網不信任一票,有人形容婚介網是「垃圾平台」,亦有人當局應查封平台。根據法院判決文件顯示,在世紀佳緣的騙子虛假身份各式各樣,既有美籍華人、港商、建材城老闆,也有銀行信貸部主任、幹部、警察等身份,而婚姻狀態不是單身就是離異或者喪偶。有加盟世紀佳緣的紅娘透露,世紀佳緣線上龍蛇混雜,有在許多傳銷和賣保險等行為。

溫馨提示:按動圖片進入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