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雙面魔警徐步高 (7 / 7)

奇聞異事   標籤: 更新時間:2017-04-07 08:46   瀏覽量:92

2006年3月17日淩晨,香港發生過一件匪夷所思的案件:一名員警在隧道裏對兩名同僚開槍掃射,隧道火拼造成兩死一傷。其中中彈身亡的襲擊者徐步高,被認定是另外兩宗殺人案的兇手,這名身負三條人命的無間道者成了香港史無前例的雙面魔警。

2007年4月25日,香港法院最終裁決徐步高是三條命案的兇手。

這三起命案間隔5年,冷血殺手徐步高竟然沒有被發現任何蛛絲馬跡,如此精密的安排令香港幾萬員警頓足捩耳。

第一起「石桃樓槍擊案」要追溯到2001年3月14日中午,警員梁成恩被虛假報案引到香港荃灣石圍角邨石桃樓A座。兇手專門打到了一個沒有錄音功能的警方電話上,並謊稱這裏的552單元有音響噪音,然而552是個空房間,梁成恩最後就在5樓走廊被伏擊。

當天中午12時20分,梁成恩接投訴後抵達石桃樓,卻毫無發現,於是以手機回復報案室:「已到石桃樓552室,但聽不到有聲音,不如給報案人的手提電話,我直接聯絡他。」值班女警於是根據資料告知梁成恩該投訴人電話號碼。 隨後,社區就傳來了6聲槍響,梁成恩受到襲擊。

根據案件還原,兇手伏擊在防煙門後面,當梁成恩走過時兇手忽然沖出,梁來不及回頭,就被兇手從後把他緊緊勒住。梁成恩下意識伸出右手摸向槍袋,兇手卻用腳猛力撞向他的膝彎令其跌倒,同時迅速地伸手到他的槍袋,大力拔走他的佩槍。 梁成恩還想掙脫對方的手臂呼救,然而為時已晚,梁成恩頭頂被一支管狀物體頂住,呯呯兩聲,頭蓋骨瞬間爆開。經法醫鑒定,梁承恩被命中5槍,第一槍就被直接爆頭。

兇手隨後對著屍體的頭部又開了兩槍,倒地拖屍途中,梁承恩背後又被打了3槍,兇手作案手段極其殘忍,一共開了6槍,命中5槍(分別擊中左肩膀、後頸左方、左胸腔下方、左眉骨及頭蓋骨中央),梁承恩面部朝天,左眼凹陷,面色蒼白,沒有呼吸。

梁承恩死後,其配槍及剩下的6發子彈被全部拿走,梁承恩的手槍也從此失蹤……

可惜,案發現場基本沒有留下證據,只有一個找不到來源的白色口罩,口罩上雖有DNA,但警方還是找不到兇手。警方人員認為,兇手手法專業熟悉警方情況,極大可能是內部人員作案。

法證專家則找到死者和一名不知名男子的DNA樣本。此不明男子的DNA樣本,與5年後被擊斃的徐步高DNA樣本吻合。

警員神秘遇害,香港警方卻毫無辦法,這一起堪稱完美犯罪的案件竟然無從下手。然而,梁成恩的死卻僅僅是一個開始,這個殺人迷局將有更多的受害者。

時隔大半年後,2001年12月5日中午,香港麗城廣場發生了一起「恒生銀行惡性搶劫案」,梁成恩的配槍再次出現在案發現場。

午飯時間,荃灣麗城花園恒生銀行的顧客不多,銀行職員正在處理客戶的業務。12點10分,大堂傳來一陣騷動,一名頭戴類似飛虎隊頭套的男子沖入大堂,用槍指向銀行大廳裏的人大喊「打劫!」

當時的銀行保安巴基斯坦人Khan Zafar Iqbal,拿著霰彈槍與歹徒對峙,並以廣東話對劫匪說:「做咩事?唔好亂黎!」(幹什麼?不要亂來!)劫匪步步進逼,向保安大喝兩聲:「放低槍!」(把槍放下!)但保安沒反應,劫匪便向他身上開了兩槍。

匪徒接著攀爬上櫃檯的玻璃屏風,此時保安雖中槍,但仍企圖還擊,站直身子,舉起霰彈槍瞄準賊人。劫匪見狀就從窗口躍下,快速移到護衛身後,將他按在地上,瞄準其後頸近距離再開一槍,Khan最終身亡。

這一系列的動作都可以看出劫匪身手敏捷、訓練有素,誰能知道這個頭套下的面孔竟然是一個香港員警。

劫匪從4號窗越過玻璃屏風,見到有人報警,即對她說:「咪鬱,有炸彈!唔准聽電話,踎低!」(別動,有炸彈!不准聽電話,蹲下!)劫匪最先由4號櫃檯的抽屜取出現金,然後發現5、6號櫃沒有放置現金,再搜7號及3號櫃檯,最後搶走了銀行的49萬港元及1000多美金。而他從開槍到逃走,僅僅有時1分18秒,隨後他進入麗城廣場,經商場後門逃往麗城花園第6、7座平臺,然後沿行人天橋逃去無蹤。

經過事後分析,警方發現這次的銀行搶劫案歹徒所使用的子彈,正是當年3月份槍殺梁承恩所用到子彈,也發自於同一部手槍,至此兩案並案。警方猜測刺殺梁承恩的原因極有可能是為了當練手,為搶銀行做準備。

原本麗城花園銀行劫案就是魔警徐步高的人生終點,當時他差點就被識破,因為案發現場留下了三個鞋印。警方調查後發現是27.5號的美津濃鞋印,當年全港賣出800多雙,號碼相符的有130多雙,更巧合的的是警方曾經批量購買過,原本警方就懷疑是內部人員作案,有了鞋印的線索,嫌疑人範圍就大大縮小了。

後來警方將計就計,通過警隊內部刊物《警聲》及在各警區張貼海報,以用舊鞋換領300元贈券為名,呼籲購買該款鞋的警員前來更換,不過遺憾的是前來換券的12名警員,調查後發現都不是兇手,所以徐步高陰差陽錯逃過了一劫。後來在隧道槍擊案後,警方在徐步高家裏搜到了一盒生活錄影帶,終於發現了徐步高身穿銀行劫案同款運動鞋。

並且,警方在徐家搜到一個刻有「2000年中國銀川國際摩托旅遊節組委會贈」的紀念座,於是派員前往寧夏銀川進行調查。

隨後調查發現,「銀川國際摩托旅遊節」的三角形標誌與劫案匪徒所穿的紅色上衣的圖案相似,相信他在犯案時把衣服反穿,故圖案及背後招牌的反轉,原本應該印在左胸前的標誌,變成在右胸出現,與標誌在上衣的位置一致。

2001 — 2006年期間,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(就是「O記」)在警隊秘密進行大規模調查。O記每天向3名警務人員問話,最後一共調查了3667人,但是依然沒有結果,兇手就像人間蒸發般。

然而幽靈只是選擇了暫時停歇。四年多的時間裏,和石桃樓槍擊案一樣,麗城花園搶劫案毫無破案跡象,香港警方就這樣被公然挑釁,有多少人隱約覺得這並不是終點啊!

2006年,幽靈再次現身。作案地點選擇在尖沙咀柯士甸道行人隧道,這次的物件選擇了巡邏員警。

該隧道是尖沙咀4條人行隧道裏唯一沒有安裝閉路電視的,香港405條行人隧道之中有7條隧道有警員簽到簿, 柯士甸隧道就是其中之一,這一切細節都被兇手牢牢掌握,細思極恐。

案發當天,兇手事先通過行人隧道的警員簽到薄,掌握了巡警到達時間,之後把隧道裏的凸面鏡都偷偷移動了位置,讓警員在隧道裏就無法看到轉角樓梯埋伏的他。

2006年3月17日淩晨1點12分,巡警冼家強和曾國恒二人來到隧道內,簽完到準備離去,冼家強走在前,正準備走上隧道樓梯時,突然在梯間左邊靠牆的位置撞見了戴著款式古舊的啡色膠框眼鏡,黑色假髮的兇手。冼家強還沒來得及盤問,兇手已經拔出了槍,並向他開火。

冼家強腦海空白3至5秒後意識到自己中槍,並拔槍指向該男子,但對方試圖用右手捉著冼家強持槍的雙手,冼隨即開了一槍,並與該男子進行糾纏。

兇手在打了冼家強一槍後,又給了曾國恒一槍,曾國恒倒地,冼家強仍在頑強搏鬥。

冼家強雖中槍但沒有倒下,他拔出槍進行反擊,但因受傷並沒有打中兇手,不過將他的槍打掉了,冼家強還想繼續開槍,兇手已經跑過來抓住了他的手,二人頓時扭打在一起,雙方互相拉扯。

兇手試圖令槍管指向冼家強,突然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,之前中槍倒地的曾國恒還沒有死,移到了他們身邊,對著兇手開了五槍,兇手當場斃命。

淩晨1時15分,警長黃志強最先趕到現場,發現曾國恒、冼家強和可疑男子倒臥在隧道內。

當時冼家強左手還抓住俯伏在他身旁的疑人衣領,並向黃求救。另一名趕到現場的警長林鎮雄則替疑人扣上手銬,並翻開他的身體檢查,發現他右胸壓著一支已生銹、槍嘴有血漬,而且以黃色膠紙包裹槍柄的手槍。

三人送往醫院後,曾國恒和兇手都不治身亡,只有冼家強最終生還。

兇手的身份也被拆穿,正是警員徐步高。

這一起隧道槍擊案發生不到一個小時,馬上引來全港媒體關注。

在這起案件中,徐步高使用的就是2001年梁成恩被搶奪的配槍,梁承恩的警槍重現江湖。剩下的三顆子彈也和當年搶銀行打死巴基斯坦保安的一毛一樣,這三件事終於並案。

2007年2月26日開始,經歷36天的聆訊,4月25日審結,陪審團一致裁定徐步高非法殺害梁成恩、巴籍護衛KhanZafarIqbal及曾國恒,而徐步高則被裁定被合法殺死。

唯一的倖存人員冼家強,雖然頭部受傷,外表看起來與常人無異,可由於傷口接近三叉神經,他連剃鬍子說話都十分吃力。左腳也因傷無法彎曲,吃止疼藥也無濟於事。冼家強如今回憶曾國恒的死,也是感慨萬千。

巧合的是,徐步高在2001年搶銀行後,警方拼出了疑犯的大致輪廓,和徐步高認識的冼家強當時開玩笑對徐說,這個人好像你喔,徐步高當時臉就紅了……殊不知5年後二人竟然有一場生死對決。

徐步高1970年在大陸福建出生,80年代才移居香港,廣東話不標準還經常被人嘲笑,性格孤僻不愛與人來往,中學畢業後也沒有參與同學聚會。

1988年畢業後,他從事股票行業,本以為能大賺一筆,反而最後虧了不少。一氣之下辭職跑到希臘洗碗賺取生活費,1年後返回香港。1993年,他加入香港警隊。

在警校時,他處處表現爭強好勝,練習十分刻苦,平均各項訓練都爭當第一,在員警訓練期間,徐步高左右手槍法極其準確,而且常瞄準假人頭部,一槍爆頭,被稱為「神槍手」。從學校畢業時,還被頒予「銀笛獎」。

徐步高身材魁梧,愛跑步愛健身,打拳跳傘樣樣精通,練得一身腱子肉,在警隊有「老虎狗」的稱號。他本人對體能也是極其自信,想出任機場特警甚至加入飛虎隊。

雖然徐步高在警隊很刻苦,然而時運不濟,先後三次內部晉級考試獲得筆試高分,但最後都倒在面試上,三次的面試分數只有「丙」。

2000年,他在警員晉升警長的筆試中獲得第二名的高分成績,要知道考試的人數有兩千多人,這個成績還是很厲害的,徐步高因此還接受警隊知名刊物《警聲》訪問,成為封面人物。徐步高本以為自己必能升上警長一職,但上司基於他的性格問題,先後兩次拒絕推薦他面試。

2003年徐步高還想考入機場特警隊,無奈年齡是硬傷,當時33歲的他輸給了其他年輕警員,願望再次撲空。2005年,香港迪士尼開業,徐步高申請調去迪士尼執勤,這次終獲批准。同事對他的印象也不錯,有時赤裸著上身獨自跑步,有時帶著全家人去茶樓飲茶,在鄰居眼中他也是個好爸爸,好老公。

徐步高的弟弟徐步雲曾經這樣評價哥哥:「他做過好多份工,主要是看工資。做員警都是為了工資高,別說維持治安的想法,純粹當一份職業。他不是很有正義感,當員警純粹為了生活,有試就考、有書就讀,有福利就拿……我曾經同哥哥講過梁成恩被槍擊的事,我說:‘你小心點喎,什麼都會發生。’哥哥當時表現平靜,沒什麼反應。」

在審訊中,徐步高生前密友透露,徐步高有嫖賭的習慣。時不時就在香港或者北上深圳找妓女消遣,有時每週都要照一次。在2001年12月銀行劫案之後,徐步高銀行帳戶裏多了五十多萬存款。而他在短短幾年裏就購買了兩棟住宅,這與他的收入水準十分不匹配。此外他還超級愛賭,2004年就拿出7.5萬港元現金下注亞洲杯足球賽事,最後贏得21萬港元。

徐步高還比較自大,曾揚言要做「孫中山第二」,更將希特勒視為偶像。徐步高還有「出鏡癮」,在外作風相當高調,1999年,徐步高購買東湧東堤灣畔一個769尺的單位,排到頭籌,他頭戴假髮,舉起勝利的手勢,接受媒體的採訪。

2004年7月1日,徐步高以一身喪服的孝子打扮參與街頭遊行,出位元打扮還搏得了記者的採訪,他本人也十分享受這個過程。而在2001年10月,徐步高夫婦還參加亞視的遊戲節目《百萬富翁》,取得6萬港元的獎金。在殺害梁成恩半年後錄製的節目,殺人後的徐步高一臉淡定,這心理素質也是真正的強大。而兩個月後,徐步高又搶劫了麗城花園銀行,並殺害了巴基斯坦保安。

從梁成恩未婚妻後來在法庭的口述上可知,梁成恩並不認識徐步高,因而推測徐步高設局殺害梁成恩是為了搶奪其配槍,一方面報復警方,一方面等待時機用配槍作案。

但徐步高襲擊曾國恒則並非隨機,在1998年徐步高結婚前夕,徐步高曾在一家婚紗店租借婚紗,因故鬧起糾紛,徐步高還涉嫌恐嚇婚紗店,接報警前來處理得警員正是曾國恒。正是這一次事件,讓徐步高有了不良記錄,晉升之路也就此堵死,所以徐步高的復仇動機很明顯。

心理學家也根據徐志高的簽名,來分析他的扭曲人性。高字的一點代表以自我為中心,一橫向上代表有攻擊欲,以圈代橫表示內心受困擾和壓抑……

徐步高雖已死,但她的家人不僅沒有被發放撫恤金,還要給死者家屬300多萬港幣當做賠償。徐步高殺人成魔過把癮,留下一屁股債讓家人填補。就連他出殯,家人也不願到場送行。

2014年,徐步高魔警的故事還被改編成電影《魔警》,不過電影遠沒有現實如此震撼,如果看過本文內容再對比電影,會覺得後者索然無味。

在2007年的死因聆訊中,來港作供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心理專家麥克納馬拉(McNamara)分析稱,徐步高可能有「分裂性人格障礙」,因無法加入警方的精銳部隊而產生巨大挫敗感,所以刺激他去殺害同袍,追尋生活中得不到的滿足感。

同在死因庭中作供的香港專家阮長亨也指出,徐步高符合一些「分裂性人格障礙」的特徵,個性明顯極端自我,從不聽取別人意見,因而屬性格出問題、具強烈自戀傾向的病態人格。

香港犯罪心理學專家指出,如果徐步高沒有被警員擊斃,很可能會繼續隱藏下去,會利用槍支犯罪。因為徐步高再次得手會激起他的自信心和喜歡揚威的心態,今後還有可能再作案挑戰警方。

徐步高通過這三起惡性案件成就了自己成為香港最殘忍的殺手之一,然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,徐步高還是倒在正義的槍聲下,一代魔警終究覆滅了。

溫馨提示:按動圖片進入下一頁
相關推薦